當前位置:首頁---文化新聞----最新動態
俄稱軍售禁令也未能阻止中國獲得西方軍事技術|中國|技術|武器
發布時間:2015/2/26 18:51:36點擊次數:233次    

  據俄羅斯《軍工信使》周刊2月25日報道,雖然美國和大多數西歐國家從上世紀80年代末開始對中國實施武器禁售,卻未能阻止中國成功得到西方軍事技術。西方軍用和軍民兩用產品技術繼續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服務,不僅廣泛融入已有武器裝備成品,而且還在新產品生產時得以應用。

  唯一例外是80年代,美國在短期內遵循嚴格管控軍用和軍民兩用產品及其相關技術對華出口政策,而且嚴控供應到第三國的美國武器的進一步使用,防止中國得到現代化軍事技術。為了限制此類出口,華盛頓不斷施加政治和外交壓力。但是,盡管禁售措施如此嚴厲,在中國武器和軍事裝備中仍有美國部組件的存在,通常要么是在禁運之前供應的,要么不在白宮限制出口的產品清單之列。

  與美國不同,歐盟對中國限制軍品和兩用產品出口的措施在相當程度上只是建議,盡管在法律形式上是禁運。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專家指出,它主要是對歐盟成員國的政治壓力手段,目的是限制已經生產的武器裝備的供應。不過,歐盟三大成員國法國、德國和英國現在仍然反對和中國在該領域的合作,主要原因是他們在加強與美國和日本的聯系,同時擔心中國擅自復制武器裝備。

  美英法德對向中國供應軍品和兩用產品的態度上有顯著差別,主要取決于國家出口法、外交和內政方針,以及對武器禁運政策的解讀。法國在此方面比英國更加自由,德國則較為保守。

  歐洲技術在中國武器和軍事裝備的研發中起著重要作用,最鮮明的例子是船用燃氣渦輪發動機和直升機。但是,出口限制使中國無法完全適應歐洲現代化研發成果。在2012年前,中國曾經試圖游說歐盟取消軍售禁令,但是未能成功。新領導人執政后,中國外交界放棄這種嘗試,改為集中精力在歐盟現行出口管制體系內得到先進軍事技術。

  現在中國在武器生產和銷售方面已經取得重大成功,盡管由于缺乏數據和嚴格保密,這種活動的財務規模極難確定。中國正在研制和生產高精武器,發展科研機構系統,從而使航空和船舶制造領域對國外技術的依賴大幅下降。目前,中國準備在動力裝置,特別是船用燃氣渦輪發動機和航空渦扇(渦噴)發動機、電子和新材料領域實現獨立自主。瑞典智庫專家認為,中國得到必要軍事技術的主要方法是國際貿易、參股外國公司、科研合作和情報偵察。

  美國

  與歐盟不同,美國對華軍品和兩用產品的禁售以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商業管控清單為基礎。美國總統可以放松管控機制,條件是該措施必須符合美國利益。從1989 年到1998年,這種例外共有13次,主要是向中國出口衛星部件。之后進一步放寬,主要涉及到化學武器銷毀和排爆設備,以及民航傳器器等。

  美國商業管控清單上的兩用產品不在禁運之列。不過,該清單上的個別項目可能會被強化禁售。比如在90年代末,美國大幅減少對華衛星技術出口,原因是國會參議院某委員會提交的“考克斯報告”聲稱,放松衛星技術轉讓限令導致它們在中國導彈項目中廣泛使用,結果美國決定停止出口,同時禁止美國衛星在中國境內的發射。2007年美國根據商業管控清單中的所謂“中國規則”,對20項商品進行更加嚴格的管制,借口是它們最終可能會用在中國軍品中。

  不過,美國在向中國民營企業出口兩用產品方面的管制力度顯著降低。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的數據,中美貿易總額從1996年的630億美元增加到 2013年的5620億美元,兩國經濟相互聯系的加深使美國商業利益和國家安全情況日益復雜。2007年,美國針對中國實行“合法終端用戶”計劃,放松對經過審查的中國公司的兩用產品出口限制,但是中國這種公司數量有限,截止到2013年11月,僅有13家。

  美國限制中國購買武器和軍事裝備的重要工具之一是向出口國施加政治和外交壓力。2003年美國迫使捷克政府取消向中國銷售10部“維拉”雷達的交易。21 世紀00年代中期,歐盟在美國游說下取消了向中國供應“伽利略”衛星技術的項目。長期以來,對華軍品和兩用產品出口一直都是以色列和美國關系的絆腳石。2000年7月,在美國壓力下,以色列被迫取消向中國供應價值2.5億美元的“費爾康”預警機航空系統的交易。五角大樓2005年聲稱俄羅斯和以色列是中國武器和軍事技術在國外的主要來源,當時美國拒絕向以色列供應軍事產品,包括夜視儀,不允許以色列參加第五代戰機F-35“閃電-2”研發項目,迫使以色列放棄升級中國在90年代末得到的“哈比”反雷達無人機并達到了目的。

  自1992年以來,美國停止向中國供應所有類型武器和軍事裝備。但是以前在80年代曾經簽署一系列軍售協議,其中最大項目“和平珍珠”價值5.5億美元,原計劃升級中國F-8戰機,后來于1990年取消。

  盡管受到禁運,美制部組件卻繼續在中國武器和軍事裝備中出現,比如K-8“喀喇昆侖”教練機配備羅克韋爾柯林斯公司的駕駛導航儀,“東風”軍用卡車使用康明斯公司的柴油機。現在人民解放軍序列中還有美國在禁運前交付的武器和軍事裝備,包括24架S-70直升機。預計它們不久將會退役,原因是美國不保證備件供應。但是西科爾斯基公司從1984年起一直在向中國供應S-70和S-92直升機的民用版,2013年還和昌河飛機工業集團簽署在中國聯合生產S-76 民用版的協議。瑞典專家認為,這將會使中國軍工產業得到技術,隨后用在武器和軍事裝備中。比如解放軍空軍2013年底展示的直-20國產直升機,在外形上酷似S-70。

  法國

  在對華供應軍品和兩用產品方面,法國支持歐盟的政策,優先發展和亞洲其他國家,而不是中國的軍事技術合作。過去幾年,法國向和中國存在領土爭端的越南和馬來西亞供應大量軍品。今后還可能和菲律賓進行這種接觸,同時還特別重視印度軍火市場。

  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專家披露的已簽訂合同金額和實際交付數額,從2003年到2012年,中國在法國軍品進口大國排行榜上僅名列第17位,這與法國復雜的三級出口管制體系有關。據統計,2008年至2012年,法國每年簽訂的向中國供應軍品的合同金額為1.6-1.8億歐元(2-2.25億美元),大部分(約占47%)出口產品是成像設備、電子戰設備和航空設備,以及其他電子產品。

  在1989年前,法國向中國交付了大量武器,包括“響尾蛇”防空導彈、SA-365、SA-321和SA-342直升機,100毫米艦炮。法國技術轉讓在中國軍用和民用直升機制造業發展中起到了關鍵作用。這種合作至今還在繼續,特別是空中客車直升機公司仍在和中國哈爾濱飛機工業公司合作。2014年3月雙方簽署合同,聯合生產1000架EC-175(中國代號直-15)重型運輸直升機,總價值150億歐元(186億美元)。

  1978年,中國購買了組裝生產13架SA-321直升機反潛版和搜救版的許可證,這些直升機至今仍在人民解放軍海軍服役。中國還以它們為基礎,為本國空軍和海軍生產直-8直升機,并研制出直-18預警和反潛直升機,預計將停靠在中國首艘航母“遼寧艦上”。

  80年代初,中國和法國Aerospatiale公司簽訂許可生產50架SA-365直升機的合同,中國代號直-9。90年代初,哈飛開始在直-9基礎上生產配備反坦克武器、空地和空空導彈的直升機。1987-1988年,中國還得到8架配備反坦克武器和導彈的“瞪羚”直升機。就在1989年事件之前,雙方還簽訂一系列零配件供應合同。事件之后,法國停止對華銷售武器,但是繼續供應光電系統、雷達、動力裝置、零配件。泰利斯公司供應了兩部海空監視雷達和船用雷達系統操作軟件。賽峰集團,特別是透博梅卡發動機公司,于2006年和2008年和中國成立兩家合資企業,生產航空渦軸發動機。2013年,這些企業生產的發動機裝配了300多架中國直升機,包括出口型號。薩基姆公司還向中國供應了直升機駕駛導航儀,轉讓了相關生產許可證技術。法國曼柴油機皮爾斯蒂克公司為中國054A型“江凱-2”級護衛艦提供了柴油動力裝置。

  當然,法國曾經多次就中國盜版生產武器裝備提出意見。中國在許可證到期后通常不會立即停止生產。比如直-9直升機,中國已經向玻利維亞、柬埔寨、肯尼亞、馬里、巴基斯坦、贊比亞出口供應。瑞典專家認為,中國復制了“響尾蛇”防空導彈及相關雷達設備,作為“紅旗-7”防空導彈系統的組成部分,還以QBZ- 95/97的商標生產FAMAS突擊步槍,以WMZ-551的代號生產VAB裝甲運兵車(但是產權所有人并未就此公開批評),還復制了法國100毫米艦炮和“小松鼠”直升機(中國版代號直-11)。

  2015年1月中法簽署協議,加強所有高科技行業的合作,其中許多都和國防有關。1月30日雙方發表聲明,強調兩國將繼續落實在商業航空、太空、核能和衛星技術領域的合作項目。中國國防科工局表示,該協議將促進中法戰略伙伴關系進入新時代。眾所周知,法國總理瓦爾斯堅持呼吁放松對中國的高科技產品出口限制。

  英國和德國

  在1989年之前,英國曾向中國供應大量軍用產品,裝配殲轟-7殲擊轟炸機的Sprey202型發動機占了大部分,而且在第一份合同簽訂30年之后,還在 2006年繼續供應這些發動機。目前供應已經停止,中國開始以WS-9為代號生產其仿制品。另外一個出口大項是威格士公司向中國59式坦克供應炮塔,配備計算機火控系統。在1989年前,英國向中國F-6和F-7殲擊機提供導航和作戰系統,以及飛行員頭盔顯示器。另外,中國還曾經和英國簽訂把轟-6轟炸機改裝為空中加油機的合同。1996年,中國至少得到6部“水上搜索”雷達,安裝在運-8預警機上,于1999年加入人民解放軍海軍序列。目前,英國還在繼續向中國供應兩用產品。

  和法國或英國不同,德國從來都不是中國最大的軍品供應商,主要出口項目之一是動力裝置。從1966年到1981年,共向中國交付1200臺6150L型發動機,裝配YW-531裝甲運兵車和WZ-302自行火炮。從1982年起,中國購買BF8L型發動機裝配陸軍車輛。瑞典專家認為,德國至今還在向中國供應這些發動機。德國道依茨公司1996年開始向中國出口BF12L型發動機,裝配PLZ-45自行火炮。中國目前正在自主生產德國發動機。1988年,中國和梅賽德斯-奔馳公司簽訂協議,許可生產重型卡車。從1994年起,德國MTU公司向中國供應船用發動機,包括039G型潛艇使用的396型發動機,以及051型、052型驅逐艦使用的1163型發動機,其中一些發動機可能在中國許可生產。MTU公司的主要競爭對手,曼柴油機與透平公司也曾向中國出口船用動力裝置。(編譯:林海)

>>關閉<<     >>打印<<
友情鏈接: 澳門金沙  
合作鏈接:
新红利彩票 兴和县 | 鄯善县 | 兴国县 | 和平县 | 汶川县 | 合川市 | 三原县 | 文昌市 | 当阳市 | 新竹县 | 沛县 | 余姚市 | 沈阳市 | 大连市 | 宁德市 | 尼木县 | 休宁县 | 丹寨县 | 历史 | 湘阴县 | 伊宁市 | 扎赉特旗 | 北京市 | 巩义市 | 特克斯县 | 宜宾县 | 米林县 | 高要市 | 铁岭市 | 晋城 | 鄂托克旗 | 太谷县 | 临潭县 | 襄汾县 | 崇明县 | 临颍县 | 永德县 | 吴桥县 | 维西 | 启东市 | 梅河口市 | 久治县 | 织金县 | 石屏县 | 渝北区 | 吉水县 | 陇南市 | 通河县 | 衡山县 | 卓资县 | 木兰县 | 泰州市 | 大邑县 | 新晃 | 广宁县 | 长葛市 | 宣恩县 | 彭州市 | 昌乐县 | 沈丘县 | 柳林县 | 忻州市 | 定结县 | 三门县 | 芷江 | 日喀则市 | 临潭县 | 文安县 | 微山县 | 巫溪县 | 嘉黎县 | 冀州市 | 隆化县 | 拜泉县 | 江城 | 潍坊市 | 颍上县 | 盐山县 | 泌阳县 | 环江 | 安达市 | 旅游 | 夹江县 | 讷河市 | 冷水江市 | 山丹县 | 河东区 | 昔阳县 | 石柱 | 民权县 | 化州市 | 大竹县 | 南通市 | 峨边 | 宝坻区 | 梅州市 | 青龙 | 温州市 | 大理市 | 法库县 | 莱阳市 | 赞皇县 | 菏泽市 | 马关县 | 琼结县 | 鄯善县 | 攀枝花市 | 云林县 | 灵台县 | 敦煌市 | 大英县 | 宜黄县 | 阿拉善盟 | 蓬安县 | 三明市 | 准格尔旗 | 永嘉县 | 新化县 | 平山县 | 方正县 | 通河县 | 阿坝县 | 格尔木市 | 达孜县 | 黎平县 | 石棉县 | 安仁县 | 清远市 | 铁岭市 | 达尔 | 新巴尔虎左旗 | 武陟县 | 枣庄市 | 三门县 | 惠州市 | 太白县 | 道真 | 通州区 | 四平市 | 三台县 | 吴桥县 | 舟山市 | 台安县 | 遵化市 | 康马县 | 渭源县 | 龙里县 | 蓝山县 | 和顺县 | 广南县 | 盖州市 | 南丹县 | 永年县 | 湘潭县 | 赫章县 | 西和县 | 五家渠市 | 青阳县 | 定南县 | 无为县 | 西丰县 | 临安市 | 乐亭县 | 中江县 | 双鸭山市 | 丹寨县 | 青冈县 | 东兰县 | 关岭 | 时尚 | 游戏 | 石景山区 | 吴江市 | 平阳县 | 威海市 | 柘荣县 | 东辽县 | 伽师县 | 盐津县 | 东安县 | 许昌县 | 莱州市 | 云林县 | 德兴市 | 万荣县 | 龙川县 | 昌都县 | 土默特左旗 | 班玛县 | 河东区 | 沁源县 | 龙井市 | 来宾市 | 田东县 | 庆云县 | 广昌县 | 惠安县 | 城市 | 舞阳县 | 栾城县 | 天峻县 | 肥西县 | 昭平县 | 海晏县 | 云和县 | 额敏县 | 抚顺县 | 桦甸市 | 光泽县 | 开封市 | 睢宁县 | 珲春市 | 南漳县 | 罗源县 | 大港区 | 浦北县 | 驻马店市 | 玉环县 | 砚山县 | 宁远县 | 昆山市 | 盐边县 | 宁河县 | 临海市 | 荆门市 | 盐津县 | 安康市 | 班戈县 | 桓仁 | 屏边 | 西畴县 | 和平县 | 怀化市 | 韶山市 | 临西县 | 清新县 | 乌审旗 | 荣昌县 | 澳门 | 河北省 | 越西县 | 克东县 | 长汀县 | 南丹县 | 奉节县 | 锦屏县 | 镇巴县 | 革吉县 | 钦州市 | 长沙县 | 丹阳市 |